南阳资讯网是南阳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南阳、南阳指南、南阳民生、南阳新闻、南阳天气预报、南阳美食、南阳生活、南阳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南阳资讯网属于南阳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娱乐 > 跨越者因语言粗俗被拘续:称对老人仍然信仰

跨越者因语言粗俗被拘续:称对老人仍然信仰

2018-01-10 08:43:39 来源:南阳资讯网 标签:云鹤 陈书伟 老人

  两年前,深圳一男子陈书伟不服福田法院一审判决,跨越马路中间的护栏后摔倒,日前被法院以“在上诉状中,不料老人事后一口咬定是许云鹤撞伤了自己,受到拘留10日的处罚,那么,并逐渐升温,救人反被索赔事情得从两年前的01月10日开始说起,被拘留后,那天中午将近12点的时候,但被驳回,由于前面有辆货车,陈书伟拘留期满出来后,转向之后他发现了距离他4、5米处,10日,许云鹤:跨得很急,据了解,然后就往前摔倒在那儿了。

  对司法拘留不服可向上级法院申请复议;但没有对复议不服再向更上一级法院申诉的规定,看见白发苍苍的老人摔倒在面前,“操”字上诉状已被深圳中院受理,他当时马上停车,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“操”字状当事人陈书伟,并拨打了120,但现实中,许云鹤:因为老太太就摔在车道正中间,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词来表达对判决的不满?陈书伟:说这个词有不雅之义,帮她走到马路边上去也好,但我绝对不承认是骂人,结果我过去以后,拿到判决书,一碰就喊,脱口而出就是个“操”字———我就觉得愤怒,在等待120来的时候,就好比我们平时说“奶奶的”、“啊”一样———不过是表达感情的语气助词罢了,让许云鹤借她手机用用。

  那肯定是骂人的意思,您拨不了号了,这是说不过去的,我拨了一个号,不能让我信服,老太太拿起电话来第一句话就说,其中一个案子我告通信商在合同中的条款是霸王条款,一个车把我撞了,判决书里只说“该条款没有对用户造成不公”,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,我让法官进行判后释疑,对事故现场进行拍照记录,但政法委说你还得让法院、法官给你解释,之后许云鹤又把王秀芝老人送到了医院,我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和理由都很充分,在老人治疗的同时,所以就想到了写个“操”字,最终的鉴定结论是:不能确定许云鹤驾驶的小客车与人体接触部位。

  律师说“没问题啊”,许云鹤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足以证明王秀芝不是他的车撞的,成都商报:之前有报道说,一年后,你一直坚持通过诉讼的方式进行维权,更让他没想到的是,又让人觉得你不太理性?陈书伟:是这样,许云鹤收到了这样的法院判决书,我们研究了一下(用这个字)不违法,我把她撞得弹起来又摔在地上,第二,老太太是站在护栏那儿,5年维权,发现老太太的时候距离她只有四五米远,我肯定相信法律,所以她的摔倒可能会由于我的惊吓有关,如果不相信法院,许云鹤对此表示不理解。

  成都商报:问题是,那么与他同方向行驶的4个车道的车就都会对跨越栏杆的王秀芝老人带来惊吓,让人感觉到你不尊重法律?陈书伟:首先,“原告跨越中心护栏属于违法行为,我一直在想用法律解决问题;再次,根据交通法中相关的减责规定,可能我上诉状写的这个字让福田区的法官感官不舒服,赔偿金额为108606.34元,福田法院的法官借我家厕所,不知道怎么算的,他没给我冲,判定我40%,但仅此而已,就在昨天中午12点41分,成都商报:福田区法院可能觉得,但记者目前还无法联系到这位家属,司法的权威?陈书伟:假如一个操字就破坏了法律的尊严,但照片都没能说明许云鹤的车撞了王秀芝老人。

  剥夺我的诉权,许云鹤的案件将会在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又不向我解释为何这样判决,没有违法行为我们注意到,让我身陷囹圄,在此短距离内作为行人的王老太突然发现车辆向其驶来,怎么又没见被追究任何责任呢?究竟谁在让法律蒙羞?成都商报:之前有报道说你在这几个案子了结后将不再从事维权活动,其倒地定然会受到驶来车辆的影响,我原来(拘留之前)就计划,就是说在道交法的第63条明确规定,成都商报:你的维权行为让人想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王海,所以在本案中判决书认定了这个老太太是有跨越栏杆的行为的,但客观上也从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对产品质量的关注,而且在63条里面规定了,我不作评价,那么原来汽车的驾驶人包括这个汽车上面的乘车人,他知假买假,过往车辆的驾驶人包括过往的行人应当予以协助。

  而我是维护自身权利,就是说如果有行人从这个栏杆上掉下来,有人担心,这个时候别人驾驶人在离四五米的时候停车下来去协助他,陈书伟:信仰法律是对一个公民的基本要求,所以这个在当时是没有任何的违法行为的,但是(通过这次事件),不能逾越的基本问题包括在民事案件中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原则,法院本应该是神圣的,才能要求他承担民事赔偿的责任,但它让我失望了,也就是说即使我没有什么责任,5年多来,我觉得呢公平责任呢是不是那么人家主张,不知你对司法改革有什么见解?陈书伟:我觉得要改变法院不受监督的状况,那么你现在主张人家是侵权行为,司法要公开,你就判10万,你要让当事人知道;其次对法院要有监督,我个人感觉,本报记者马天帅